绯想天

For 杨洋
更新不定 慎关

理性分析喻队和王队已经在一起的可能性

*论坛体

 

 

楼主:如题,点进喻队微博又刷到他刚刚给王队点赞。我十分冲动就想问,他们什么时候结婚?

 

 

1L

woc这还用得着分析???难道他们不是就差公开出柜了吗???

 

2L

我也觉得还是分析他们俩在一起多长时间比较靠谱……

 

3L

至少一年是肯定有的啦。所以喻队跟王队到底什么时候公开啊?我一吃瓜群众看着都捉急

 

4L

皇帝不急太监急。想当初刚开始传他俩有一点儿关系不一般的苗头的时候,身为庙粉,看到那些八卦我是实力拒绝的

 

5L

嗨嗨嗨这位朋友,不要说得好像药粉很乐意一样。我王莫名其妙跟了nili手残鱼,大写的不开心好吗

利益相关:杰希大神妹妹粉

 

6L

这时候爆炸的应该就只有我这种庙药双粉了,有种萌了很久的rps终于成真的感觉 [笔芯.jpg]

 

7L

噫,不是很懂你们庙药粉 (药庙大法好!

话说回来,真人rps一般都挺虐的……当时说着绝对不萌真人cp的我,转眼就斩断了flag打了自己的脸。但是这种已经注定是be的真人,吃再多的糖都感觉是混着毒药,一不留神就变成了回忆杀,心里苦

 

8L

喷了,这楼重点是这个吗?!而且我赌五毛不是be,虽然喻王不是官推cp,奈何两位蒸煮发糖太甜。我愿意站一万年!

楼太歪啦,给正一下。虽然两位队长没正式承认,但是种种迹象都表明人家已经牵手成功啦。噢对了,上周万圣节不是还公然放闪吗,被塞了一嘴狗粮 (我是自愿的

 

9L

去围观了一下还真是……有必要同一时间发微博吗??这还只是万圣节,七夕你们是不是要上天啊!!

 

10L

一下子刷出两条一毛一样的南瓜微博,我还以为又抽了。哦结果是狗粮啊……

 

11L

没人觉得喻队发微博只带一个表情不像是他的风格吗……杰希大神发我就觉得毫无违和感 [黑人问号.jpg]

 

12L

心血来潮隔空发糖并不需要理由,人设ooc也不需要,已经习惯了。

老粉表示你们开心就好 [emoji白眼]

 

13L

说起来没人好奇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吗?求详细

 

14L

我只知道从某次全明星赛开始,鱼队眼队在微博的互动就多了不少 (虽然还是不算多,虽然大多数还是王队只点赞不说话)

 

15L

我王除了转发官方的一些微博,其他的并不经常转吧……后来经过同好友人提醒,我才发现可以在其他选手提到王队的微博下面捕捉到他。我还是自己开除粉籍吧 [emoji大哭]

 

16L

分享一颗暗糖。喻队不是有段时间的置顶微博写着“养了两只猫。”吗?这很耐人寻味 [思索.jpg]

 

17L

???并不懂。求问这是什么梗

 

18L

据我所知,喻队确实有养猫。不过你们没发现他经常晒猫的微博照片里只有一只猫吗,蓝眼睛,特别漂亮

 

19L

…………难道

 

20L

我记得王队的微博好像也有出现过一只同样的猫,毕竟太好辨认了

这时候我就想感叹一句,人不如猫

21L

撸猫好幸福,杰希大神的手真好看prpr

 

22L

但是这个角度看起来可不像自拍……

 

23L

所以是喻队拍的吧……

 

24L

嗨呀我好兴奋啊!

 

25L

再歪楼。

你们都不看赛后访谈的吗?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当时记者问了喻队大概意思是对杰希大神怎么看的问题。我鱼回答时笑得多温柔,实力苏 ❤

 

26L

当时看了直播,看完之后:我是谁我在哪???

 

27L

看过好多次了啊

抛开那些套话不说,其实我觉得喻队是在公然秀恩爱吧??“很有趣的人”是什么鬼啦www

 

28L

“是对手,是同事,是朋友。”可以的

我老是觉得记者会接一句“还是男朋友”……boom,世界和平

 

29L

这个问题根本就是一发直球嘛,甚好。其实我的意思是这位记者旁友系自己人吧?

 

30L

他们两个怎么可能放过这种隔空放闪的机会。顺便切镜头好评,杰希大神看过去的了然的眼神……所以你们感受一下,啧啧啧,恋爱中的酸臭味

 

31L

也就是说,庙药公会还在为了一点破事约战开打的时候,两位战队队长实际上已经情投意合心意相通了?心疼一秒为公会争荣誉的大老爷们……

 

32L

也不全是,你看现在庙药也没停战嘛。至少两位队长在战场上还是得顾全大局公事公办,至于这背后有没有公报私仇什么的,不好说 ⁄(⁄ ⁄•⁄ω⁄•⁄ ⁄)⁄

 

33L

woc蒸煮这样搞,我们cp粉也很为难的好不咯?跪求蒸煮爸爸勿上升粉丝

 

34L

说了这么多,还是没人开车吗?

 

35L

攻受未定,这车不好开啊,万一开错了呢,虽然我站喻王

 

36L

王喻!我王身高181,妥妥攻下喻队

旁友,没听过北上广吗?

 

37L

这可说不准。喻队战术大师,运筹帷幄,拿下中二晚期的魔术师简直就是洒洒水啦 [emoji可爱]

 

38L

所以这两位绝对是天雷勾动地火的级别

 

39L

???我仿佛听到了引擎的声音

 

40L

而且广州也逛得差不多,顺便去民政局登记了呗?

 

41L

喻队带王队逛过广州?我怎么没听过?

 

42L

一看你就没有关注他们微博。大概是广州主场的某一天,喻队带王队去吃了早茶,晚上去了小蛮腰夜游珠江。重点是,王队发的微博写了“手机没电了,借王队的发:) ”附带了九张虾饺烧卖马蹄糕 (打不下去了我饿了……

 

43L

可以的,强行手机没电

 

44L

为什么喻队带王队逛广州那么熟练啊?赛季也好,全明星也好,你们到底私下出去过多少次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45L

妈的,白学家打死!

 

46L

有次广州主场的比赛我去了现场,就看到我喻坐在杰希大神旁边……讲真,蓝色队服混在一片绿当中不是一般显眼 [我冇眼睇.jpg]

 

47L

回楼上,喻队跟王队有一点儿想掩饰的意思吗?没有。

 

 

48L

说起来上次我跟我朋友在三号线偶遇了喻队……穿着私服我差点认不出来。同他一起的应该就是王队没错了,虽然戴了眼镜和口罩

 

49L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看眼吗?

 

50L

哈哈哈哈别闹!杰希大神戴眼镜还是很好看的

 

51L

哎虽然知道王队戴眼镜,但是我记得他没近视啊?

 

52L

平光或者没有镜框吧。嗯没有镜框……

 

53L

我王:戴眼镜只是为了看清被这个世界欺瞒的真相

 

54L

全世界都在偶遇男神除了我???

 

55L

楼上的我也……我坐三号线那么久都没遇到过 [emoji大哭]

 

56L

好看!好想吃!赞美我鱼的摄影技术,比隔壁某队长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57L

毕竟王队拍照全靠侧脸颜值死撑

 

58L

我怀疑你是王黑.jpg

 

59L

瞎说,我是盖章的鱼眼双担 ❤

 

…………

60L

我去蒸煮发大招了,手抖差点摔了手机

 

61L

夭寿啦喻王公开啦!

 

62L

有生之年……囍

 

63L

我炸了,我基友也炸了

 

64L

守得云开见月明,恭喜了

 

65L

喻王 is rio !

 

66L

喻王大旗我来扛!!!

 

 

 

 

喻文州:戒指  喜欢吗 

        [图片]

转发      评论      赞

2万      9276     7万

 

  王杰希:嗯

(喻文州 赞了这条评论)

手机用户02100706 等人 207条回复  >





不给糖果就捣蛋

*cp索王
*十分开心地来一发短小
*爱我@惴惴·蓝天



王不留行在瓶瓶罐罐的实验室中忙得忘了节日,直到敲门声笃笃响起。
他腾出手赶走用爪子扒在他肩上的黑猫,扶正歪掉的尖顶帽,施了个魔法试图让立在墙角的扫把开始工作。扫把啪的一声倒在地上,随即被星星射线击个正着,才不情愿地把地板上的玻璃碎片扫到长长的桌布下面。
“Trick or treat !”打开门的王不留行被突如其来的鬼脸吓了一跳。看到骷髅和南瓜头的仗势,他才想起森林里的小鬼们会在每年的万圣节前夜挨家挨户地敲门索要糖果,活泼得让人头疼。
虽然差点忘了节日,但也并非毫无准备。王不留行回屋抓了一大把糖果,把烤箱里散发着香气的苹果派送给小鬼们。小鬼们欢呼起来,离开前给魔法师留下了一对南瓜灯,和脸颊吻。
魔法师把南瓜灯挂在门边,扶稳并没有哪里不妥的帽子。

神秘的魔法师一向门庭冷落。一来住所隐蔽,二来足迹难寻。但即使少有人问津,索克萨尔还是能够轻易地找到他,无论王不留行是在山间采草药,还是在小镇漫无目的地穿梭。

王不留行点燃了煤油灯,艰涩难懂的古老魔法书摊开放在木桌上。黑猫窝在柔软的沙发上打起呼噜,魔法师在嘶啦作响的烛火中昏昏欲睡。
第二次的敲门声十分轻柔。惊醒的黑猫警觉地支起脑袋,扑到空中被现形的术士一把抱住。索克萨尔作了个轻声的手势,把猫放到沙发上。
几近无声地走到王不留行身边,不过魔法师早已睁开眼睛。他小小地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你是当我的猫白养的?”
“都怪他。”索克萨尔笑了笑,拉开椅子在王不留行身边坐下。
“你来是要问我,trick or treat ?”王不留行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书上,而桌上的魔法书没有翻过一页。
“不,只有你啊。”
“噢……”王不留行下意识想要摸摸帽子,才发现帽子已经被黑猫抢去。
黑猫适时地发出一声喵呜。



-Fin-



在基友的各种谴责下存活_(:з」∠)_
万圣节快乐


[百日喻王-50]我的桌宠不可能那么可爱

*有私设 带索王XD

*设定不能当真(


 

 


00.

愿日月星辰与你……哎?我的帽子呢?

 


01.

都说卡随主人,确实一点不假。

喻文州好笑地跟屏幕上那只一脸严肃的王不留行大眼瞪小眼,哀叹那凭借投喂、抚摸、小游戏,好不容易才升上来的一丁点好感度,因为他存着好奇心轻轻戳了戳对方腰肢的行为,反而降了好几点。被指尖戳到的王不留行甩甩脑袋,帽尖上的星星也随之晃了晃,下一秒灭绝星辰凭空出现在他身边,连羊皮纸模样的对话框也消失不见。

唉,费了好大力气才让他把扫把放下。喻文州无不叹息道。

 

【确认领养王不留行?】

一周前,喻文州在敲击宠物蛋时跳出来的这个窗口前沉思许久,最终点击了确定。蛋壳开裂的纹路慢慢向四周延伸,然后一只魔法师装扮的王不留行出现在蛋壳中间。刚刚出生的王不留行拍了拍衣服上可能不存在的灰尘,碎成一地的蛋壳也渐隐直到消失。

『很高兴见到你,我是王不留行。』

古旧羊皮纸材质的对话框,喻文州不由得联想到存在于各种神话系统的古老欧洲的神秘书册。看得出宠物系统的制作团队极有可能是西方魔幻文学的爱好者,而魔道学者这个设定本身也极易与西方魔法师产生联系。

屏幕上的王不留行大约五厘米高,当然是除开了那顶弯下帽尖的巫师帽。手指停在王不留行身上的话,可以看到关于王不留行的各种数值,什么成长值、心情值、饥饿值、清洁值等等,还有一项是王不留行对领养者的好感度。目前这一项仅有的数字“1”与加粗的“+∞”,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前路漫漫啊。

 


02.

第三赛季那段时间,喻文州一直把王杰希定义为强大的对手。到后来,不仅是对手,喻文州还想把两个人的关系升级为对象。

只不过这对象的鸿沟跨得有点宽,无论是地域上的你北我南,还是网络上公会的你死我活,再到联盟里战队的你冠我亚,似乎处处都透露着不可能的信号。但不管怎么说,即使蓝雨和微草一直被贴上宿敌的标签,两个战队之间的竞争被外界有意无意渲染得多么风起云涌,也挡不住两位队长见面相处时的其乐融融。虽然怎么看怎么都跟假象似的,更像是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

喻文州无法否认,他是喜欢那位宿敌队长的。是好友的立场,也是想跟他处对象的立场。

 


03.

有一段时间,民间兴起了将选手们的账号卡制作成各色桌面宠物的风潮。官方也正考虑推出桌面宠物系统,以这种独特的方式拉近选手与粉丝的距离。

系统内测期间,联盟战队的选手可以优先获得宠物蛋。除了索克萨尔,喻文州还私心下载了王不留行的宠物系统。

喻文州先把王不留行养在平板上,因为据说触摸屏比起鼠标要好玩得多。

王不留行心情愉悦的时候,周围会漂浮着大小不一的烧瓶,帽子上最大的一颗星星也一闪一闪。当然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投喂后,因为抚摸的动作如果不当,很容易会被系统判定为不怀好意,然后屏幕上那只五厘米高的王不留行就会躲到桌面边缘,只是警惕地探出脑袋。或者用他的灭绝星辰在屏幕上飞了一大圈,把两个APP图标的位置打乱再缓缓降到地面上去。

喻文州只有空闲的时候才去照看王不留行,因而王不留行的好感度一直没能升得很高。听闻官方人性化地开通了好友系统,长时间没登录的话可以选择让领养的两只宠物一起玩耍,喻文州干脆把索克萨尔也放到平板上。

至于是好友还是其他的什么关系,线下就不得而知了。

 

 

04.

微草主场的比赛。

等待航班的时候,喻文州拿起手机斟酌着措辞,给近两千公里外的宿敌队长发了条信息,提醒他上次答应喻文州说有空带他去游京城的承诺。虽然喻文州不是没去玩过。

屏幕还没完全暗下去,对面的回信就传了过来。

『好。』一个好字,干净利落。如同王杰希这个人。

喻文州轻笑出声,继续回复他,『王队,一条短信一个字,很不划算的。』

『难道要回好好好?不觉得太急切了点儿吗。』几乎是秒回,显然那边王杰希也在等待着回信。

喻文州差点没跟上他的思维。

 

“黄少你看队长对着手机笑得这么开心系做咩?”

“快看你血条快完了。”

“!!!”

 


05.

夕阳缓慢地落到地平线下。夜色渐暗,街边的路灯一个接一个地亮起来,吸引了无数乱舞的小飞虫。

王杰希不经意落后了半步,走在喻文州的斜后方。他心里想着事儿,走路只顾盯着路面而没怎么去注意喻文州跟他说的话。

“王队,后海那边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喻文州挑了个中规中矩的话题。

“嗯。”王杰希下意识地点点头,才发觉他根本没听清喻文州问了什么问题。“……啊?”

喻文州止住脚步,侧过身。王杰希这才抬头正视他。

喻文州颇有些无奈道,“我说,就后海那边啊,有好吃的吗。”

边说他边顺着王杰希刚才的目光看过去,看到了地面上的影子。他们站着且还有段适中的距离,而被路灯昏黄的光线剪裁过去的影子却是微妙地叠在一起。像是不明不白的拥抱。

喻文州心下了然,再次看向王杰希的眼神带了些笑意和深意。王杰希有些不解,低下头才恍然大悟。他此前并没有刻意去关注无声无息的影子,也是后知后觉才看到。

如果开口解释的话,好像又有点欲盖弥彰的意味。王杰希转移开视线,平复有些躁动的心。

 

“有啊”,王杰希想了想,接过刚才没有下文的问句,“有正宗的豆汁。”

“豆汁啊”,喻文州笑着轻声道,“王队放过我吧。”

空气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消散些许,王杰希似乎松了口气。不过夜色这么好,喻文州并不打算就此揭过。

“好像索克萨尔和王不留行一直以来都是敌对的关系。”喻文州说。

王杰希认真地听他讲,末了回他一句,“是事实。”

“那杰希介意让他们成为异队恋吗。”“或者说异地恋也行啊。”

王杰希正轻轻踢着脚下一颗小石子,猝不及防地偏了。暂时找不到小石子来化解越来越快的心跳。

“成本似乎很高”,他说。“不过我不反对。”

 


06.

角落里来了个陌生的面孔。

两天过去了,对方只是安静地呆在对面。偶尔余光扫了一眼,发现那个新来的银白色长发的家伙在看他捣鼓着烧瓶玻璃杯之类的实验器皿。似乎没有什么威胁性,王不留行放下戒备,专心翻看悬浮在实验台旁边的魔法书。

王不留行往烧瓶内滴加了少量暗红色的液体。烧瓶里的溶液变成了紫色,液体表面还不停地冒气泡。气泡翻滚得越来越快,像是被煮沸了似的。王不留行往后跳了好几步,几乎是落脚的同时,烧瓶砰的一声碎裂了。溶液瞬间蒸发到空气里,只留下一地的玻璃渣。

这都是第几次了,王不留行有些沮丧。

听到书页翻动的声音,王不留行诧异地抬起脑袋,“你……”

索克萨尔皱眉浏览着被标了记号的书页上的文字。就他这几天看到的烧瓶已经碎了不下五个。本来不应该这么冒失地过来,但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稀释出了问题。”索克萨尔下了结论。

“不应该啊……”对面的巫师帽苦着一张脸,拿过魔法书直接席地而坐。

对来历不明而且身着奇怪的黑色术士袍的人,不该是避而远之的吗。索克萨尔突然觉得心情有些愉悦。

 

王不留行的实验终于成功了,烧瓶里是颜色十分好看的湛蓝色液体,他觉得这种颜色很像索克萨尔的瞳色,一直念念不忘所以最后加了进去。王不留行往一只小型平底烧瓶里倒了一些溶液,然后出门去找索克萨尔。

“虽然不知道白魔法对你起不起作用,但我觉得可以一试。”索克萨尔伸手接过烧瓶。

王不留行闭上眼睛,轻声念出一串咒语。完后他睁开双眼,瞳孔是漂亮的祖母绿。

“最后呢。愿日月星辰与你同在……哎?”王不留行突然感觉脑袋上的帽子重量消失了,然后整个人被熟悉的气息包围住。

巫师帽虽然可爱,但是如果要拥抱或者亲吻的话还是有些碍事啊。

 

 

 


-Fin-



今天MC还是一如既往的像素

*cp黄王

*B站UP主设定

*带私设 特别扯

*黄少生日快乐

 

 

 

【夜雨声烦】1时前投递了『别人的世界!凋灵让我欲罢不能』

 

王杰希看到黄少天打的这个标题时哭笑不得,跟往常一样先丢了个硬币,再戴上耳机点开视频。

王杰希跟了夜雨声烦发布的这个系列视频快一年的时间,最开始还是黄少天不断给他发AV号软磨硬泡让他去看的。那时候王杰希才入Minecraft没多久,由于不怎么热衷所以也是玩得断断续续。

不得不说,夜雨声烦此UP主在游戏区也算是风生水起的人物,他发布的游戏实况解说以亲切活泼又不失严谨的风格受到观众老爷们好评。其中沙盒游戏Minecraft的实况在他众多高点击率的视频中还要略胜一筹,从夜雨声烦发布的第一期『新人MC生存模式攻略』开始,此后的每个麦块实况的播放数几乎都是水涨船高。

攻略向的实况对麦块老玩家来说确实不算个事儿,但对于刚入MC——尤其我的世界一向没有任务之类的指令性目标——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满怀欣喜却屡屡苦手,不是被苦力怕炸飞就是被僵尸带走的新人来说,比较详细的攻略可以称得上是雪中送的炭,何况是一份滴水不漏的攻略。于是评论区出现了满满的和谐气氛,之后更有洛阳铲、远古巨坟之类的谜之回复出现。

也有人好奇夜雨声烦为何连死法都研究得如此透彻,大概是被问的次数多了,他就在视频简介加上一句“生存模式第一夜的多种死法,别再问我为什么知道那么多再问自杀”,还圈了不少路人转粉。

夜雨声烦在实况解说中充分展现了他能言善语的技能,四十多分钟的进度条很少有沉默不语的时刻,虽然经常是说着说着就扯远了。偶尔因为刷怪不成反被刚而冒出的粤语短句也带动观众用各种哈哈哈刷满了弹幕池。

 

王杰希自己也是视频UP主,江湖名号王不留行。这个号在游戏区也只是普通观众级别,而在鬼畜区的首页排行榜却是占了一席之地的。来自鬼畜区的王不留行,二鬼三鬼甚至人力都能玩得飞起,音MAD与备受争议的DSSQ两者皆有。天马行空的创意、神鬼莫测的剪辑是其视频成为优秀鬼畜的主因,也是真爱粉众对外安利成功的保证。

虽然王杰希玩麦块远没有夜雨声烦玩得那么溜,但对照着合成表和夜雨声烦的入门实况,王杰希也在生存模式白手起家,从“要致富先撸树”“钻山打洞务必制造火把”,到建造了自己的世界并找到了村庄,夜雨声烦功不可没。不用黄少天提醒他视频已上传,甚至每个视频都投了硬币。把黄少天感动得跑到他面前硬要给王杰希一个爱的拥抱,然后被明显地嫌弃。

 

王杰希之前一直寻思着给夜雨声烦做个视频,于是就借了他生日这么个机会。虽然是写作喜闻乐见读作丧心病狂的鬼畜向。

『生日快乐丨夜雨声烦的天国与地狱』

如标题所见,鬼畜用的曲子就是经典的天国与地狱,十分洗脑,深入人心。

对此夜雨神烦的留言只有『丧心病狂』四个字。

顿时楼中楼的评论像炸开一样,生日快乐、大师球、你还不快去录实况、在一起之类的回复数不胜数,夜雨声烦留言的那层楼也被赞了最多数。

 

 

黄少天把原来的签名“只有单身才做实况”改为了“不只是单身才做实况”,在八月十号生日发布的视频中,除了比较正常的评论和生贺外,还有大量的FFF。

有好事者艾特了王不留行,对于基友脱团这件事有什么想法。

王杰希回复:真爱不烧。

有跟楼的说嗅出了淡淡的虐感。更有脑补出一篇微小说的,被赞了最多顶到热门。

 

 

 

“别看了别看了快跟我一起睡觉!”黄少天对王杰希抱着的ipod心生不满,那些评论有我好看吗有吗?!

“良宵苦短啊王不留行大神。”王杰希冷不丁被耳边的轻微气流刺激得一颤。

他转过身对黄少天说,“夜雨声烦实在太放肆了,抛弃基友脱了团,该烧。”

黄少天扑到王杰希身上强行压倒,“该烧的话连你也要一起。”

 

嗯,确实是良宵苦短。

 

 

 

-Fin-


[百日喻王-10]少不更事,步履艰难

*跑百日很开心呀XD

*给@惴惴·蓝天,也给挚爱的母校w

*原谅我的私心QVQ想写写少年心性的他们

 

 

 

 

00.

如果说喻文州是典型的乖学生,那么王杰希一定是不典型的好学生。

 

01.关于文理

 

文理分科意向表发下来后,喻文州没花多长时间去研究自己的几次大考是怎样的情况,也没有旁人的迟迟未定,一早就在文科两个字前的正方框打了个“√”。

听闻他的决定后王杰希有些疑惑,“我记得你理科不错啊。”

在他们理科班远多于文科班的高中,高一班级会有三分之二的人选择理科。

喻文州将笔盖合上,“我觉得文科挺有趣的呀。而且,我觉得这辈子都弄不清有丝分裂了。”

“……”

“总不能以后也靠瞎蒙吧。”喻文州笑得无辜。

 

当王杰希还沉浸在波粒二象性,同位素标记法,排列组合等等的深海中时,喻文州已经将时间轴完完整整地列了两遍。一时兴起,还翻看了王杰希的笔记,大段文字旁边附带绘上的细胞颇有些别样的可爱。

王杰希的字迹,用喻文州的话来说,是草率的行书,简称草书。而喻文州的字体比王杰希的要工整一些,他却是习惯把竖或竖勾的一笔拉得极长。

特别是,在写王杰希这个名字的时候。

 

02. 关于酸奶

 

每个月的年级排名,文科前五十,理科前一百。就张贴在教学楼C栋通往B栋的走廊墙上。

喻文州总能在那张大大的表格中,在正数的位置找到王杰希的名字。

虽说是印刷出来的纸张,十分格式化的宋体,喻文州还是盯着那个名字站了五分之四的课间。

十九划,一撇一捺一横。

 

放学后的公车站。

喻文州合上手里的单词本,看向身边的人,“杰希啊,这一周的酸奶……”

王杰希警觉地后退一步,喻文州不留痕迹地缩小了半步距离。

“你这次不也是上榜了吗。”是个肯定句。

“估算了一下百分比,发现还是杰希比较厉害。”喻文州眼神真诚。

“……”王杰希将信将疑。

“酸奶要香草味的。”

 

早上在起点站上车的时候,车厢几乎是空的。

喻文州还是找了后面靠窗的双人座,然后拉着王杰希坐下。

天气晴朗,早晨空气清新。

喻文州正望着窗外,忽然觉得肩膀一沉。

“昨晚又刷题了?”

“没有,写卷子还来不及。”

“大神学长为了原味酸奶居然这么拼。”

“……是。”王杰希懒得跟他开玩笑,索性顺着应下来。

不对,“……哪来的称呼?”

“那些小学妹不都是这么叫的吗。”

 

03. 关于乘车

 

文理科并不在同一楼层,两人在学校碰面的时间削减许多。

但一年积累下来的默契还在,比如等待对方然后一起回家。

公车的线路偏僻,高峰期时车上一眼望去几乎都是学生。

车上往往都是没有空位的,王杰希习惯站在靠近后门的位置,拉住扶手,任身边人潮涌动。喻文州站在他旁边,百无聊赖地看着窗玻璃上不真切的映像。傍晚渐黑的天色,街边景物不断地在向后移动,他在玻璃中看到王杰希的眼睛,扑朔迷离。

两人前后错开站着,车窗上隐约映出他们交叠着的看上去是密不可分的人影。王杰希个子高,而且似乎有超过喻文州的趋势。所幸喻文州也不矮,超不过五公分的差距都可以被直接忽略。

偶尔目光在车窗上相遇,彼此的表情都看不清晰。

“王杰希。”

“嗯?”

“王杰希。”

“做什么?”

“王杰希。”

“……”“你好无聊。”

少年抿嘴不再应答,倒是喻文州先笑了。

 

公车从学校驶过两站后的人是最多的。

前门一开,人们不断往后涌。喻文州不得不与王杰希站得更近。

人群移动的时候王杰希差点站不稳,喻文州拉住他的手腕。

“别动”,感受到王杰希轻微的挣脱,喻文州嘴角一弯,改为抓住金属扶手,将人半环住。

王杰希动弹不得,又不能让旁人看出异样,只好放弃。

由于下一站在桥的另一边而多了一百米,桥上又堵,两个人就这么维持了十几分钟的微妙姿势。

喻文州差点失去了一周的香草酸奶。

 

04. 关于考前

 

十二年如一日。

长达两周的自习时间开始,计划回家的学生们都已经抱着成堆的书离开,独留一群寂寞的人还坚守在C栋。

时间过得似乎比上课的日子还要漫长,闷热的天气更是让人昏昏欲睡。

王杰希选择了没有被高一高二们占领的图书馆,喻文州抱着书慢他几步跟在身后。

“为什么不留在教室?”王杰希停下等喻文州跟上,问他,“我记得你说过你们班走了二十来个人。”

“因为杰希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归宿。”喻文州微笑着回道,接收到了王杰希一个近乎于「扯」的眼神。

王杰希顺手接过他半摞书。

“其实还是感觉人多了点。”

“那你应该到楼上理科班去看看。”

 

喻文州放下笔从书堆里抬起头,暂时远离综合卷子的亲切环绕。

无声地伸了个懒腰,将目光停留在右前方占据了一张单人座位的王杰希挺直的背脊上,正上方的风扇吹动着单薄的校服上衣。

王杰希习惯把柔软布料的校服领子折得一丝不苟,此时的背影在喻文州看来很是赏心悦目。他撑着脑袋饶有兴趣地观察了王杰希一阵子,再静悄悄地拿出手机,在书本的遮掩下拍了好几张照片。最后一张喻文州比了个剪刀手,一起出现在镜头里。

 

左后方喻文州投过来的眼神,王杰希余光注意到了。

他没有侧头,甚至还是身形未动,试图把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课本上,未果。

 

「喻文州同学,请认真一点好吗」来自屏幕横幅的消息提醒。

「杰希如果专心的话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注意到视线中的人身形一僵,喻文州忍不住嘴角上扬。

 

05. 关于吉他

 

王杰希还会弹吉他。

简简单单的六根弦,其中的乐理却是让人有些摸不清。

后来喻文州放弃了永无止境的和弦,委婉地表示他只要看弹吉他的人手指飞舞就好。

 

空调房阻隔了夏天夜晚特有的闷热。

喻文州趴在床上,眼前是一本侦探小说。情节曲折离奇然而喻文州却心不在焉,一半的注意力都放在飘窗上弹吉他的王杰希身上。

王杰希轻扫着琴弦,弦声清脆澄澈。

小调听上去有些悲伤。喻文州听了许久才分辨出来,然后跟着轻声哼唱。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

“不只有生啊,杰希肯定是上辈子还拯救过银河系。”

“不,最多就一个太阳系。”王杰希呛了他一句,继续换曲子弹奏。

 

 

 

06. 关于……

 

“别闹。”王杰希按下暂停,然后拍开喻文州作乱的手。

“这种模式对你来说不是小菜一碟吗。”喻文州看过他打音游,自然对这个游戏略知一二。

王杰希磕磕绊绊地把歌曲打完,不理会身旁得寸进尺肆无忌惮的喻文州,直接起身远离。喻文州想拉住他,一个不稳,控制不住身体整个人压在王杰希身上。

王杰希皱着眉想开口,却瞥见了喻文州停留在他眼眸里的目光。

突如其来的对视使两个人都静默下来,且手足无措。喻文州放缓呼吸,他能清晰地从王杰希黑亮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王杰希忘记了要说什么,他想结束这样诡异的沉默。他的手指攥紧了身下的床单,心跳开始加速。

他不能开口。接下来的事情谁都无法预料,也不能去预料。

喻文州的吻落下之前,王杰希屏住了呼吸。一开始的嘴唇相碰,到初尝禁果般小心翼翼探入得更深。

手机在兵荒马乱中掉到地毯上,随即被凌乱扔下的衣物覆盖住。

前边两个人都想表现得积极主动些,等到真正上阵的时候才觉得捉襟见肘。风雨来得太突然让人猝不及防,可是谁都不想中途停下。糟糕的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好。无论是云雨,还是心理。

 

“你……你到底行不行?”

“我行不行,不是要试过后才知道吗。”

 

喻文州躺到王杰希身边平复着呼吸,王杰希则累得不想说话。

“王杰希。”喻文州很久没这么正式地叫他名字。“我这有个恋爱,想跟你谈谈。”

“……拒绝。”王杰希怔住,然后转过身背对着他。

“拒绝无效,你要对我负责的。”

 

07. 关于之后

 

他们在海滨长廊拥抱,夜色掩盖了他们缠绕在一起的手指和交叠着的身影。

海风扰动漆黑一片的江面,可以听到江水偶尔被涌动而拍打堤岸的潮水声。

 

“我所向往的未来是,夕阳,你,我,吉他和猫。”

“猫吃鱼。”

“那我吃你。”

 

 

-FIN-

 


感觉与设想还是有些出入吧……明明想说的话好多